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18029464096的博客

 
 
 

日志

 
 

愿还我蒂  

2013-05-28 21:01: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孤     儿      行

       孤儿生,孤儿遇生,命独当苦!父母在时,乘坚车,驾驷
马。父母已去,兄嫂令我行贾。南到九江,东到齐与鲁。腊月
来归,不敢自言苦。头多虮虱,面目多尘土。大兄言办饭,大
嫂言视马。上高堂,行取殿下堂,孤儿泪下如雨。使我朝行汲,
暮得水来归;手为错,足下无屝。怆怆履霜,中多蒺黎;拔断
蒺藜肠肉中,怆欲悲!泪下渫渫,清涕累累。冬无复襦,夏无
单衣。居生不乐,不如早去,下从地下黄泉。

        春气动,草萌牙,三月蚕桑,六月收瓜。将是瓜车,来到
还家。瓜车反覆,助我者少,啖瓜者多。“愿还我蒂,兄与嫂严,
独且急说,当兴校计!”

       乱曰:里中一何譊譊!“愿欲寄尺书,将与地下父母,兄嫂
难与久居。”              ——录自汉乐府民歌


       我这个偶然降生人世的孤儿,难道命运只合该这般苦!父母
健在的时候,出门乘坐着安全牢固的车辆,骑着高大肥壮的骏马。
如今父母俱已亡故,兄嫂却叫我做起买卖的活儿。从此,我不得
长年累月地在外奔波劳碌,行南闯北,东奔西跑。每当年终归来,
我从不敢自个儿说起在外做买卖的苦楚和艰难。一旦回到家里,
头上常常长满着虮虱臭虫,脸上污积着厚厚的尘垢。还未及稍作
歇息,兄长即叫我下堂造饭,大嫂即叫我看管牲畜。简直不把我
当做兄弟小叔看待,而当成一个仆人使唤,想到这些待遇,怎不
叫人伤心哭泣呢。在家的时候,每天早上便要我往井里打好水,
且晚上一定要把打满的水一一挑回家中;累得手掌满是皴裂如同
磨刀石一般,脚上连一双简单的草鞋都穿不上。因为光着脚,走
路时还要防范长着刺的蒺藜,有时不小心手脚被蒺藜刺着,拔出
的时候,由于用法不当,蒺刺断折在皮肉里面,直疼得人简直难
以忍受,十指连心啊!这样的日子只有天天以泪洗面,无了无完。
寒冬身上穿着没有里子的短衣,炎夏却没有凉快的汗衫。这种活
法过着实在没有意义,倒不如一死而了之,也好跟黄泉下的父母
一同团聚。
       转眼已到春季,万物开始复苏生长,三月的蚕桑刚忙完,又
到六月收获瓜期。我将瓜摘个满车,正高高兴兴地往家里拉。没
想到瓜车翻了侧,我求助行人帮我捡瓜,可是捡瓜的人少,吃瓜
的人多。我只好哀求他们:“瓜你们吃了,请把瓜蒂给我留下!我
大哥大嫂性情严厉,如果没有瓜蒂做为翻车的证据,我是吃不消
的,现在我要赶快回到家里,想办法向兄嫂解释!”
       尾声:回家的路上,我似乎听到家中兄嫂的叫骂声!“此时我
真愿去追随地下的父母,这种兄嫂实在难与长久相处。”

                                                        2013.5.27日
       
 【 以上是本人译得最不佳的一首古诗歌,望勿见讥。】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