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18029464096的博客

 
 
 

日志

 
 

无不催人泪下的赤子身遇  

2013-04-07 13:05: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乾元中寓居同谷县作歌七首

                                                                                                杜            甫
      
     ‘一’ :有客有客名子美,白头乱发垂过耳。岁拾橡栗随狙公,天寒日暮山谷里。中原无书归不得,手脚冻皴皮肉死。呜乎一歌兮歌己哀,悲风为我从天来。
       有一个寓居同谷的客人名字叫杜子美,他那蓬乱的满头白髪己经掩没了两边耳朵。如今年关逼近,因家中无其它食物可以充饥,只好在日暮天寒的气候里跟随狙公到深山中採拾橡栗。猴子倒有狙公拾了去喂它们,而我却要亲力亲为,实在连猴子都不如了啊。弟妹们到现在信息杳然,是否中原战事不利,还是生死未卜?自己的手脚也被冻得裂开,皮肉有些坏死了。唉!我刚写下第一首诗,就不禁悲从中来,凄恻的寒风为我从空中阵阵吹袭!
   ‘二’:长锄长锄白木柄,我生托子以为命。黄独无苗山雪盛,短衣数挽不掩胫。此时与子空归来,男呻女吟四壁静。呜乎二歌兮歌已放,邻里为我色惆怅。
     白木做成的长柄锄头呵,我全家的生存就依靠你挖掘野芋活命了。奈何暮冬积雪太厚,封盖着整个山面,所以,无法再挖到野芋了,由于身上衣裤窄短,再用力往下拉也掩不到小腿肚。这个时候两手空空地跟你回家,我那嗷嗷待哺的儿女们一定会因腹中饥饿而面对着空荡荡的四壁发呆。唉!写完第二首诗我便开始没有顾忌地发出哀号,邻居们都为我的遭遇和失望发出同情的感慨来。
   ‘三’:有弟有弟在远方,三人各瘦何人强?生别展转不相见,胡尘暗天道路长。前飞鴐鹅后鹙鸧,安得送我置汝旁?呜乎三歌兮歌三发,汝归何处收兄骨?
     我另外的三位离散的弟弟目前身处远方,战乱年代,难以团聚,但谁为他们的安危挺身爱护呢?自从失散离别至今,反复地寻找也终见不到他们的身影,.安、史叛乱至今已整整四个年头,战火遍地,满目疮痍,不知拆散了多少个家庭,屠杀了多少人。我只恨没有长上鴐鹅、鹙鸧的翅膀,那能飞到三位弟弟的身旁,共享天伦之乐?唉!写下第三首诗时再发出无奈地遗憾,生聚己经无望,而我将被冻饿而死,到那时,不知你们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收埋兄骨?
   ‘四’:有妹有妹在钟离,良人早殁诸孤痴。长淮浪高蛟龙怒,十年不见来何时?扁舟欲往箭满眼,杳杳南国多旌旗。呜乎四歌兮歌四奏,林猿为我啼清昼。
     我那寡居的妹妹远在安徽凤阳,她很早就失去了丈夫,留下几个不懂事的孤儿,如今将如何生活呢?她如真的前来探视,须必要历经多少山山水水,且旅途中之险恶又令人不得不担忧?我想从水路驾舟前往凤阳又不可能,因为永王李璘欲与肃宗争夺帝位,因此,江南也发生了兄弟阋墙的战争。唉!写下第四首诗时我再次陈词,丛林间山猿为我大白天地哀啼不已。
   ‘五’:四山多风溪水急,寒雨飒飒枯树湿。黄蒿古城云不开,白狐跳梁黄狐立。我生何为在穷谷?中夜起坐万感集。呜乎五歌兮歌正长,魂招不来归故乡。
     同谷县这座山城四面阴风飒飒且溪流湍急,一年四季骤雨常至,山中丛林经常满沾雨水湿渍。谷里山城到处充满着荒凉冷落,天空的云层毎是凝聚不散,野狐群啸乱跳乱蹿。我这辈子怎么会流落在这种穷山恶水啊?每当夜半时分我常在忧虑中俄而起坐,遂而百感交集。唉!写下第五首诗时思乡的动念正当强烈,我的魂魄早已飞向家乡,再也招不回来的了。
   ‘六’:南有龙兮在山湫,古木巃嵸枝相樛。木叶黄落龙正蛰,蝮蛇东来水上游。我行怪此安敢出,拔剑欲斩且复休。呜乎六歌兮歌思迟,溪壑为我回春姿。
     南方的肃宗皇帝情势如同飞龙处在山间之积水池,他们兄弟本属高高在上之皇族,如今为争帝位却兵戎相向,同室操戈。引致李氏王朝走向衰落,肃宗皇帝也因故象一条受困而潜伏的龙,东面有安、史的犯上作乱,他们盘踞在长江的上游。我本想要向中原移动,但担心一路上的安全考虑,因而不敢冒然前行,也几曾想欲为朝廷尽一分微力,参加军伍剿灭叛贼,奈何自己身体多病孱弱因而作罢。唉!写下第六首诗时诗思已变得迟钝,但愿这里的溪流山谷给我灵感,恢复到我以前的不尽才思。
   ‘七’:男儿生不成名身已老,三年饥走荒山道。长安卿相多少年,富贵应须致身早。山中儒生旧相识,但话宿昔伤怀抱。呜乎七歌兮悄终曲,仰视皇天白日速。

     身为一个男子汉,堂堂七尺身躯,活着不能扬名立万,眼睁睁地坐待着逐渐衰老,在同谷寓居的三年来,因为饥岁而走遍所有山路找食物。想到朝廷的卿相大多都是新贵,可见要想取得功名富贵必须及早去钻营。回想三年来与山城儒生的交往结识,越发增加了凄然,因为儒生们忧国忧民的情怀与我同感啊。唉!写下第七首诗时将要喑然地就此掇笔了,抬起头看到天色,新的一天又很快地即将过去。

                                                                                                                                                                2013.4.27日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